首页新闻中心无锡翻译公司林少华对谈李继宏:不存在100%对等的翻译

无锡翻译公司

林少华对谈李继宏:不存在100%对等的翻译


在今年上海书展期间,林少华、李继宏这两位翻译家展开了三场深度对话,畅谈东西方文学翻译的魅力。

林少华译有《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奇鸟行状录》《刺杀骑士团长》等村上春树系列作品,以及《心》《罗生门》《雪国》《金阁寺》《在世界中心呼唤爱》等日本名家作品凡八十余部,2018年曾以其翻译业绩和对中日文化交流的贡献获得日本“外务大臣奖”。

他的新书《林少华看村上:从〈挪威的森林〉到〈刺杀骑士团长〉》以长篇、短篇和随笔三大类别,按时间顺序一书一评。从处女作《且听风吟》到最新访谈录《猫头鹰在黄昏起飞》,共评书四十九部,不仅品评村上春树每本书、每篇作品所体现或蕴含的艺术特征、心灵信息和精神趋向,还讲述了其较为典型的生活细节和创作思想的变化轨迹。此外,林少华新近还翻译了日本“国民大作家”夏目漱石的成名作《我是猫》。

李继宏则译有《小王子》《老人与海》《了不起的盖茨比》《动物农场》《瓦尔登湖》《傲慢与偏见》《喧哗与骚动》《简·爱》《在路上》《追风筝的人》《灿烂千阳》《穷查理宝典》等。他的最新译作《月亮与六便士》全文补足200条注释,内容考究,也是作家梁文道推荐的版本。

8月16日,林少华与李继宏分别携新译《我是猫》与《月亮与六便士》来到上海书展,并展开对话。

100%对等的翻译是不存在的

一直以来,有读者评价林少华的译作往往带有“林氏味道”。林少华回应说,无论把西语翻译成汉语,还是把日语翻译成汉语,都不存在100%这个说法。他表示:“文艺青年往往追求100%,心情可以理解,但客观上只能叫人失望。”

在他看来,翻译是在译者个人理解基础上的语言置换。“即便阅读母语文本,不同的人也存在千差万别的理解,那对外语文本的阅读与理解就更是了。此外,除了语汇、语义、语法等方面的把握,文学翻译还有审美方面的感悟和传达。每个译者对美的感悟和把握更是千差万别。”

因此对文学翻译,林少华的首要观点是——100%对等的翻译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100%的村上春树和100%的海明威都不存在。“翻译时脑袋里的念头是既不亦步亦趋,也不天马行空,在二者之间保持一种微妙的平衡。我们要在外语带来的异质性与陌生美和母语本土的同质性、熟识美之间保持一个恰到好处的折中点,一个妥协点。”

李继宏坦言自己没有所谓的“翻译风格”:“语言之所以存在可译性,因为语言是思维活动的反映,说不同语言的人的思维活动生理基础是一样的。我现在看一本英文书,我看不到文字,我只看到作者的思维活动,我就把作者的思维活动用中文呈现出来。所以我没有所谓的风格,我只是用中文把作者想向读者传递的东西呈现出来。”

但他也为这样的“呈现”花费了巨大的心力。为了翻译很短的3万多字的《小王子》,他看了原著作品的所有论文和所有书。“翻译一部作品,能达到什么样的水平取决于你对这个作品的研究水平。你需要看无数的资料,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做,所以这也是我这几年出书特别慢的原因,因为一直在做这些事情。”

译者要隐在作者和作品背后?

林少华认为,翻译文学其实是中国文学特殊的组成部分。“以中文这一形式呈现的文学作品属于中国文学,文学翻译属于再创造的艺术。”他说,“用日语读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用英语读海明威的《老人与海》,你读的是外国文学。你通过中文读这两部作品,读的是翻译文学。”

李继宏认同这一观点,表示译本与原著有不同的命运与功能。“译本是给不懂外语的人读的,不能说他不懂外语,他就失去了读这个作品的资格。”李继宏说,“译本与原著的目标群体和功能都不同。如果你想读100%的村上春树,你应该去读日语版本,而非译本。”

对于“译者的现身”这一主题,李继宏引出来源于欧洲的“译者要隐身”的理论,认可这一理论应用在同一语系中差异很小的语言之间翻译的合理性,但否定了它在中文翻译当中的使用。“汉语是独特的语言,表音表义合二为一,更复杂。中文不等于汉字,它是个较大的概念,我们还有少数民族的语言。”

而美国翻译家葛浩文也说过,同样一部汉语作品,他译跟另外一个人译会得到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作品。

“译本是译本,原著是原著,它们有不同的命运。”李继宏说,“我一直强调大家买译本的时候,一定要记住你们看译本看的就是译者。”

读书讲缘分,打开新的可能性

在忙碌的现代生活中,我们为什么还要读经典?李继宏认为,经典在当下能给我们启发,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生活,去解决生活中的一些困惑或者难题。

就读书的方法和习惯,两位译者也分享了自己的习惯。林少华喜欢把书上的好句子记下来:“上山下乡那个年代读报纸,喜欢把漂亮句子抄在本本上。”

他的另外一个习惯就是在晚上睡觉之前看一篇原创性美文,花五六分钟时间,最长不过十分钟。这两个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让他对语感始终保持了比较敏锐的捕捉能力,还丰富了语汇量。

李继宏说,现在人们有关读书的选择非常多,他一直相信读书讲缘分,而且这缘分需要自己主动去创造,例如经常到书店逛逛,会“碰到”一些意料之外的书。

他喜欢到图书馆和书店里看书,每次出去旅游都会带回一箱书:“多到图书馆和书店看看,你能够接触一些你原来没有想到的新的可能性。你能够接触到不同,不会局限于你已有的框框里面。”

推荐阅读:港澳办副主任这句怼美国的话,竟被美媒翻译成……



【发布时间】2020-09-01 【信息来源】管理员 【浏览点击】6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