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常州翻译公司儿童文学翻译的研究范式

常州翻译公司

儿童文学翻译的研究范式


近年来,东西方学者对儿童文学翻译的研究兴趣持续升温,研究成果迭出,《儿童文学翻译读本》(The Translation of Children's Literature: A Reader)即为其一。该书由吉莲·拉西(Gillian Lathey)主编、英国多语种图书出版有限公司(Multilingual Matters Ltd.)出版,收录了西方15位儿童文学翻译研究领域重量级学者的17篇代表性论文,是翻译学与儿童文学合流产出的研究成果。

教化功能使“忠实”屈居次席

书中通过理论反思、个案研究和译本比较,探讨了儿童文学的双重功能、儿童文学翻译研究突破性的方法,以及译本“风格的可接受性”和“对话式翻译”策略等问题。

儿童文学具有娱乐和教育双重功能,在文学多元系统内部处于边缘地位。由于译本目标是小读者,他们对译本接受具有特殊性,因此译本倾向于“融入”目标语言现有的文化系统。儿童文学作品被赋予教化功能,使得“忠实”原则在儿童文学翻译中往往“屈居次席”。儿童文化及儿童文学可视为狂欢化的一种表现形式,透过与文本及周遭世界的情景式“对话”,译者应学会尊重原文、儿童的狂欢世界以及自身。译者和文本只有在互动中产生共鸣,才能确保翻译的有效性。译者是化解文化差异的媒介,不是隐身而无声的文化交流工具,好的译本可以传递出隐含译者的声音。因此,应把“隐含目标小读者”和“隐含译者”纳入叙事沟通翻译模式之中。儿童文学图画书的翻译重点是处理英语原作中的互文性及互图性的问题。如果译者对原作中的图画翻译掉以轻心,就会损害图画书原有的完整性。原作中文字与图画所传达的内容及精神是浑然一体的,如果译者忽略两者之间的协调统一,儿童读者的参与程度必然受到限制。

跨文化之旅受文化帝国主义牵制

书中指出,在儿童文学翻译中,强势民族与弱势民族间如何实现平等的文化对话是21世纪的重大命题。目标文化政治、社会及历史背景的变迁,对外来童话的接受均会产生深刻影响。以欧美为中心的白人儿童文学经典已经形成一种文化帝国主义,一直以来压制亚非拉国家本土儿童文学发展。为求得强势文化的接纳,译者处理文化因素时会对原文任意增删、无故窜改,使得儿童文学经典经历跨文化之旅后必然被严重删削。

作者认为,不同来源的儿童文学经典应当采用不同的跨文化传播方式。比如,专为儿童创作的作品应采用忠实再现原文“文学性”的翻译方式;改编自口述民间童话或成人小说的作品,可采用民间故事的传播方式,包括复述、修订、多媒体改编等。此外,全球营销策略及改编成电影,对儿童文学经典跨界传播起到了推动作用。

图画书翻译是儿童文学作品特有的翻译难题。图画书在西方许多国家的发展已相当成熟,近几年在中国图书出版市场的份额也在大幅增加。儿童文学批评家方卫平认为,“我们对图画书的文化认知和审美感受程度,在整体上还十分有限”。儿童文学翻译家林良也曾指出,我们对儿童书中的插图不甚重视。西方学者在图画书及其翻译上的实际经验和研究成果,值得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翻译研究者和译者学习借鉴。

儿童文学翻译研究目前还属于小众研究,甚至可说“处于边缘的边缘”,为数不多的研究对翻译行为所涉及的社会文化语境的考察也鲜少提及。林良认为中国并不是缺乏儿童文学作品,而是“缺失翻译”。如何把中国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译成外国人感兴趣的东西,是中国译者面临的紧迫问题。学者胡功泽建议,描述学派和功能学派的翻译理论“或许是可以参考的理论架构”。

面向源语系统转为面向译语系统

正所谓瑕瑜互见,该书也存在如下三方面的瑕疵。其一,未能全面反映儿童文学翻译研究者采用的重要理论路径。例如,在书中仅仅提到了德国功能学派翻译理论中的文本类型理论,却不见其核心理论目的论的影子。目的论对研究儿童文学翻译颇为适用,提供了一个讨论儿童文学翻译的广泛基础。而且无论西方还是中国,运用目的论研究儿童文学翻译问题均不乏其人。其二,跨学科研究的特点不够鲜明。儿童文学翻译研究可以借用多学科理论,如心理学、社会学、文艺学等。该书主要反映了对话批评、接受美学、诠释学及叙事学理论在本领域的应用,而后殖民主义、女性主义等西方盛行的“新理论”并未在书中体现。其三,全书侧重介绍面向译入语系统的研究范式,对传统面向源语系统的研究有所偏废。例如,童诗、儿歌和文字游戏是公认的儿童文学翻译中最难的部分。如何处理此类翻译难题,值得探讨和研究。令人遗憾的是,该书没有正面涉及这些实际问题。

总而言之,儿童文学翻译的研究范式已从面向源语系统转为面向译语系统,表现为目前该领域学界已形成以下共识。一是儿童文学译作被视为跨文化沟通的桥梁;二是儿童文学作品因其文本独特性对译者构成挑战;三是多元系统理论把儿童文学视为文学多元系统内部的一个地位低下的次系统;四是儿童文学作品的读者具有年龄特殊性,可分为隐含读者和实际读者两类。该书比较全面地反映了过去30年来西方学者在儿童文学翻译研究上的这种转向。

推荐阅读:做一个译者绝不是易事,翻译过《茶花女》《悲惨世界》的郑克鲁去世

【发布时间】2020-11-05 【信息来源】管理员 【浏览点击】68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