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无锡翻译公司我们年轻人聊天,都用这种how made winds

无锡翻译公司

我们年轻人聊天,都用这种how made winds


年轻人的“战斗”越来越激烈了。要说“dbq”“xswl”之类的“00后黑话”还有迹可循,给了90后一些些慰藉;那上面这两则对话,则是重度分界线——对于微博、QQ等深度依赖者,这可能是日常用语;而另一部分“伪年轻人”,只能是有如看天书。

-帮我个忙,ball ball you了。

-You see see you,one day day的。

-Pee bulls or found.

-Nuts she found?

-Jean do bulls or.

-Door diss she found?

年轻人的“战斗”越来越激烈了。要说“dbq”“xswl”之类的“00后黑话”还有迹可循,给了90后一些些慰藉;那上面这两则对话,则是重度分界线——对于微博、QQ等深度依赖者,这可能是日常用语;而另一部分“伪年轻人”,只能是有如看天书。

前面那组还能勉强看出是“good good study”类的中式英语,后面那组就只能靠猜了:每个单词都是小学词汇,都会读,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连在一起就怎么也看不懂。

不要方,现在你试着连贯地读几遍,不要管每个单词的具体意思,只需要把整句话极快地读出来,一定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实在不明白就戳开看答案吧)

新世纪塑料英语在线翻译

——帮我个忙,求求你了。

——你看看你,一天天的。

——屁不是我放的。

——那是谁放的?

——真不是我放的!

——到底是谁放的?

好吧,现在你理解了。这简直就是外国人学中文时的音标注释嘛——也就是用读音相近的英文单词去注释对应的汉语。

但实际上,这种塑料英语,不止出现在外国人的中文课本上,现在也正在成为当代年轻人的网络社交用语。比如浏览微博时,路见不平一声吼,又想表达得委婉些,就会说:funny model pee,这和骂人不说妈而用马的表情包是一个原则。

part.1

《新世纪塑料英语词典大赏》

为了探底塑料英语的语法及发音规则,上流君打入native speakers群体内部,整理出了这套《新世纪塑料英语词典大赏》,速成学习者请务必认真阅读。

入门版-单词胡搭乱凑 读音勉强相符

入门版塑料英语的对应精髓,就在于只抓发音。如果单词是单音音节,那就只能对应一个汉字,如果是双音,则可以对应两个。看不懂没关系,找这个单词里有几个发音的声母就好。比如“see fan need winds”,一共六个音节,那就对应六个汉字:喜欢你的文字。

“gay yep”是这类语句的主要代表,两个单词的搭配没有实际含义,更多是凑出了“给爷爬”的读音,但要注意,读“yep”这个词时要忽略英文发音,把本该轻读的“p”大声念出来,不然就少了些效果。

总的来说就是简单粗暴追求读音相似,缺少技术含量。这样的语句也自带方言属性,比如“shame wine year”(什么玩意儿),是不是一读就有点唐山味儿了?

再看这组对话:“Leans nag?”“Was lean bar!”想也知道,是川渝人无疑。

初级版-深谙拼读规则 读音更加神似

想要发音更正宗,就要善于在词库里寻找更接近的单词。

“gay yep”的升级版本,是“gay year park”,读起来是不是更接近了?

类似的还有“star farming”,用英式发音读起来的确更接近,但千万别用美式发音读,那就成了乱模仿北京人说儿化音的南方小朋友。

大佬要想不出错,单词越短越好,不然你试试“Word yellow prada prada dior”,耗尽所有脑细胞也不会想到这句话的意思是“我的眼泪啪嗒啪嗒掉”。

进阶版-高手必备 两种语言逻辑互通

能够不勉强发音,而是将英文和汉语逻辑互通的才是高手,几乎是将翻译中“信雅达”的原则发挥到了极致。

就比如网络上流传的段子,英国女人哭了,丈夫要说:“you need to cry,dear.”而中国女人哭了,丈夫会说:“有你的快递啊~”

两种语言的语法都没大问题,读起来也比较接近,最奇妙的是可以形成一种共通,虽然各自表达的含义不同,但起到的作用却基本相同。

大神版-高级语法 兼具以上所有优点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此类语法的开山鼻祖——“山东天后”蕾哈娜。

你问为啥是山东天后?害,还不是因为咱是个重度山东地名爱好者。

比如“潍坊的爱”——《we found love》,“威海油饼”——《where have you been》,以及“烟台一吻”——《you da one》,当然还有最贴近的“福临莱芜”——《fool in love》。

注意看,这些对应的中英文都自成逻辑,而fool和in连读起来正好像是“福临”而不是“福因”,贴合了发音连读规则,简直是当代塑料英语学习范本。

part.2

塑料英语,你十几年前就会说

别看你现在在“加入塑料英语群聊”上败下阵来,但实际上,这项令人惊艳的技能,早在十几年前的小学英语课本里,你一定get过。

无论你的教材是人教版还是来自外研社,最终都要刻上共同的烙印:汉字音标。比如“bookstore”这个词,下面一定注释着“不可思豆儿”的中文,“climb”则是“可来吧”。而不分平翘舌的南方小朋友,极有可能就把“trash”翻成“踹死”。

如果仔细留意,会发现这些极具创造性的注释并不只是简单对应,而且在中文表达上也很有逻辑,比如“legend”,多半不会写成“赖真的”,而是“来真的”,因为后者就是个中文词,记起来更容易。

靠着这个方法蒙混过关,课文生词再多也不怕。这么一看,全国各地小朋友说的英语都是Chinglish,也许就不难理解了,毕竟,汉字音标多少还是差不多的嘛。

当年被英语发音折磨的小学生们,带着这种智慧,长大后都成了微博上的沙雕网友,以及小破站bilibili鬼畜区的忠实粉丝。

他们非常善于从国外作品里寻找素材。虽然原素材五花八门的外语根本听不懂,但只要悉心留意,发挥小时候学英语的智慧,经由空耳翻译,就可以原创出新的意蕴——

印度歌曲《Tunak Tunak Tun》又名《多冷的隆冬》,著名歌词:多冷啊我在东北玩儿泥巴。

有此神效的,还有各类外国歌曲,常见有《Sugar》的骂人金句:削个椰子皮,你却TM给个梨。

这些外语总能被空耳出各类奇怪的中文表达,久而久之,也就成了当代沙雕网友的习惯用语。

part.3

万万没想到,方言里塑料英语那么多

很少有人想到,这样的网络社交用语其实在生活中也十分常见,很多地区的方言其实也是由此化用而成。

上海话里,就存在许多洋泾浜英语:从前是英语,但当地人为了便于记忆就用中文音标来读,并将其本土化形成当地方言。比如上海话里,说人长相很好,是“翻丝很好”,这里的“翻丝”就是英语的“face”。

早些年,上海租界设立后,香港、澳门以及南洋等地的洋行纷纷来此设立机构,当地的职员在交谈时只能使用英文,由于当时不通英文音标,就只能用中文去注音,和小时候我们学英语一样。

商业的发展促成各出版社赶印出了一些用中文注音的英文速成手册,因为洋泾浜是英法租界的分界河,有时也就把手册直接叫做《洋泾浜英语手册》了。

开始洋泾浜英语多以广东地方的发音为准,随着宁波商人的涌现,后来开始以宁波方言发音来注音。

这些词语在现在的上海方言里还有些许留存。像不正经的女孩,上海人会说是拉三,对应英语lassie,而形容大甩卖的盎三,是on sale。

不止上海话,粤语里也有这样的“混合语”,比如士多俾梨是英语“strawberry”的粤语翻译,用普通话读“士多俾梨”根本就对应不上,而用粤语发音就很相似了。

其实,之所以将错就错,使用这些空耳词语交流并逐渐流传下来,不只是因为好记,而是因为这些带有编码的语言自带身份属性,只有懂的人才能更好交流,不是一个圈子的直接就被排除在外。

就类似于现在饭圈的拼音缩写:yxh/zqsg/xfxy,这样表达的确省力,但最主要的作用是区分开群体,一说“pick”和“C位”,我就知道你也是饭圈女孩,而你说“knee shall knee money”,自然就暴露了是沙雕网友,交流起来也就更加轻松了。



【发布时间】2021-05-17 【信息来源】管理员 【浏览点击】34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