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中心苏州翻译公司给美国总统当翻译是种什么体验?先背下百科全书

苏州翻译公司

给美国总统当翻译是种什么体验?先背下百科全书


在前不久结束的G20峰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晚宴中与普京进行了一次长达1小时的“秘密”交谈,当时只有普京翻译在场,特朗普只身一人。特朗普解释,因为他的随从翻译不会俄语才没参加会晤,这引起了外界极大的质疑。白宫翻译官真的如此紧缺?做美国总统翻译究竟是怎样一种体验呢?

美国国务院缺俄语翻译,很缺

据美国翻译处(Office of Language Services)主页显示,目前美国国务院拥有约1700名口译员、300名笔译员,他们所翻译的语种和工作任务各不相同,也包括为总统翻译。白宫暂时不会招聘新的翻译人员,除了俄语翻译。这么看来,特朗普说翻译不会俄语可能是真的。

已经做过7任总统口译员的翻译处主管奥布斯特(Harry Obst)介绍,想要入职美国国务院翻译处,语言能力考试自不用说,还必须经过严格的身份审查。翻译员的背景资料会被递交到美国外交安全局(Bureau of Diplomatic Security)审核,确保该人员不隶属于恐怖组织以及没有任何不良记录,这一过程至少耗时3个月,而如果要入职白宫等更高保密级别的翻译岗位,审查将更加严格。

要做总统翻译?先把百科全书背下来吧

想要入职美国国务院翻译处已经很难了,做总统翻译的难度就更不用说了。即使你精通多种语言、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不一定hold住。

在美国总统与国外领导人会晤之前,总统翻译不仅需要熟知会晤对象的资料和双方此前的会晤经历,还要掌握各方面常识。翻译处主管奥布斯特说,你能想到的学科都要有所了解,因为国家领导人之间的谈话走向真的无法控制,从核潜艇到农业生产,从政治条约到海洋生物,从时尚着装到劳动力问题,你除了要知道这些领域的词汇如何翻译,还必须大致了解其中的知识点。如果你不知道飞机怎么起飞、核反应堆如何工作,那就很有可能会犯翻译错误。

而且,领导人还会经常使用俚语或者蕴含特殊含义的词汇,这就让翻译员很头疼了。比如美国总统会用美国橄榄球中的专业术语“Punt”(弃踢回攻)来暗喻外交政策,而欧洲领导人可能会用到足球中的“89th minute”(第89分钟)来表示事务进展的最后关头。这时候,翻译员得自己理解暗喻后通俗地解释出来,还得抓住精髓。

不过,翻译员也并不是无所不能的,不行也不必逞能。1972年2月21日,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首次访华,当时28岁的查斯•弗里曼(ChasFreeman)是尼克松此行的首席翻译。弗里曼回忆道,当时尼克松的私人秘书霍尔德里奇通知他要在晚宴上为总统的演讲翻译,但是不给他提供演讲稿。他听说,演讲中还会临时加入毛泽东主席诗词的英文版本。在这种情况下,弗里曼果断拒绝执行翻译任务,最后由中方翻译代替。事后,尼克松不但没怪他,还向弗里曼道歉,承认这是过分的要求。

《大西洋周刊》评论称,做美国总统的翻译员,不仅要完成一种语言到另一种语言的转换,还是总统的“事实核查员”和“危机公关”。

做总统贴身翻译意味着,总统所能看到的机密外交文件你都能看到,那么翻译也就是总统的特别智囊团,可以在口译时提醒总统事实错误和口误。奥布斯特表示:“美国历史上,还未有翻译员泄露国家机密的情况出现。”

给特朗普做翻译,被“虐”惨了

历任美国总统不论口才如何,至少说出口的英语是规整的,然而现任总统特朗普就总是“胡言乱语”。单词、语法、句子结构他统统不放在眼里,关键还总是不按照既定的演讲稿内容说话,在此心疼翻译官们30秒。

特朗普今年5月带着他的希伯来语翻译罗泽布鲁姆(Merav Rozenblum)访问沙特,结束行程后,这位翻译表示为特朗普效劳一点也没让人觉得自豪,这过程有点艰难。她举例,特朗普在发表演讲时说“Under my administration you see the difference — big, big beautiful difference”(我执政之后,你们会看到变化,大大的变化),按照原意翻译听起来真的不好。

不仅是特朗普自家的翻译,国外翻译们遇上特朗普也束手无策,日本的翻译官就被“虐”得有点惨。日本政府的同声传译抱怨,本来日语和英语的语序就存在差异,而特朗普经常话说一半就结束了,这让现场直播的翻译变得特别尴尬,也无法补救。而且,特朗普十分喜爱使用“big、great、beautiful”,这在日语中通常翻译为“よい”(yoi),这是一个表示“好”的极其广义的词语,在日语翻译原则,这一词汇要尽量避免使用。

推荐阅读:谁最先翻译《傲慢与偏见》的?




【发布时间】2017-08-03 【信息来源】管理员 【浏览点击】587次